敢不敢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没算计好

阿海最近比较郁闷,新学期开学以后魔术社来了一位新成员。

  是一个大一的新生,本来这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是这位新社员是社长大人费尽心力才拉入社团的,对于阿海这样的资深老社员来说。这个新生实在是太不识抬举了,社长大人亲自去请他入社都不愿意,这实在是太扫魔术社的面子了。

  要知道当初他可是申请了一年多,才被社长批准加入魔术社的。

  要知道X大魔术社在阿海的心中是最棒的社团,其他的一些个社团跟魔术社团比起来都是垃圾。当听闻有新学员如此不识抬举时,阿海还决定要去教训一下这个不识抬举混蛋。要他知道能被魔术社选上,是他祖上积德,坟头冒青烟了。

  但是却被其他的社员给拦住了,碍于众人的求情,阿海才没去教训那个不识抬举的小子。不过阿海也听说了一些小道消息,那个新生意开始报的是篮球队,而且申请都已经写好了,审核也已经通过了。

  但是在魔术社社长的巧妙运作下,又是请客又是送礼;篮球队的队长和副队长才同意不收这个新生。要知道篮球队的录取标准身高必须达到1米85。而阿海自恃自己才不过1米7多点的身高,身体也比较瘦弱。而篮球队的家伙又都是一帮壮的跟牛似的肌肉汉,根本就不讲道理,只会用拳头欺负人。阿海又一想自己身为一个大三的老生去欺负一个大一的新生,传扬出去会影响自己的名声。而且自己马上就快要毕业了,如果背上处分对于自己的将来会有影响。

  才忍住了冲动,至少阿海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不过阿海还是决定,要在自己擅长的强项上给这个新生一个下马威。不过在阿海见到这名新生的时候,只好打消了利用魔术技巧打击对方的想法。因为这位大一的新生就是在X大所在的城市里,最近比较走红的魔术新秀小刚。这位新生小刚来到这里不过三个多月的时间,就已经参加过大大小小几十场表演了。听说一家会所邀请他长期驻场演出,每个月的出场费就高达几千元,而且还是天天四处都要赶场。可以说是小有名气,相比较起来自认为是高手的阿海。却从没有出去走穴赶场挣钱的机会,还要每个月从家里伸手要生活费。

  小刚来到魔术社先表演了几个手法魔术,在阿海看来很一般。

  但是四周的社员却连连叫好,因为他表演得很生疏,让人很容易就看穿。不过就是他比较机智,可以临场发挥把露馅的魔术当做滑稽表演。在阿海看来这简直是在侮辱魔术。不过接下来小刚表演的几个大型魔术却是把自认为高手的阿海给镇住了。

  第一个魔术空箱人头:小刚拿出一个五十公分长,三十多公分宽的小箱子。

  打开事意大家里面什么都没有,并且请人上来检查箱子是否有机关。待检查完毕之后,小刚把箱子用布盖住,然后拿掉布打开箱子。箱子里面露出一颗漂亮的女孩头颅,女孩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冲台下的观众笑了笑。顿时台下一片掌声,小刚也显得十分的得意。

  并且邀请了两位魔术社的社员上台来检查,看人头是否是真的。结果出乎大伙的意料,人头居然是真的。但还是有人不信,箱子里面的美女却和那个人谈论了起来。并表演了唱歌、读报的小节目。让台下的人一片称赞,因为要做到这一切就是最先进的智能机器人都做不到。

  第二个魔术柔骨美人:小刚把装着少女头颅的箱子放在了一张普通的桌子上,而箱中少女的头开始一点点的蠕动。随即小刚一把抓住女孩的头,另一只手探入到箱子里慢慢的摸索着。一点点的一双修长的小腿从后面伸了出来,紧跟着是粉嫩的大腿,而前面也同样伸出一双纤细的手臂。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两分多钟,少女的身体才从那个箱子中完全解放出来。身穿红色比基尼的少女正是小刚的助手吕梅,而吕梅也是十分有名的魔术后起之秀。凭借这段时间跟小刚合作,这名艳丽的女孩也闯出了一番名头。

  根据魔术社内的一些消息,在X大所在的Z省有许多成名的魔术师曾表示愿意雇佣吕梅成为助手。但是都被她给拒绝了,此时穿在吕梅身上的比基尼材料至少,三指宽的布条被三根细绳吊着遮挡住女孩诱人的桃花源。上面同样是窄小的布条包裹住女孩俩座诱人的乳峰,遮挡住那粉嫩的小乳珠。一双修长的美腿被肉色的丝袜包裹住,一双精致的红色高歌鞋穿在脚下,八公分的鞋跟更加衬托出女孩亭亭玉立的身姿。

  如此惹火性感的穿着引得台下的男社员一阵阵狼嚎,女社员看着吕梅高耸的酥胸,挺翘的玉臀纤细的腰身;感到一阵阵的嫉妒,但也同时佩服这位女孩的大胆火辣。台下的阿海见到吕梅之后立刻露出了狼一样贪婪的目光。一双眼睛放着绿光死死的盯住吕梅那一对漂亮的小脚丫,对于阿海这样的恋足癖来说,吕梅的一对玉足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

  让阿海恨不得立刻就把那双玉足剁下来,拿在手中好好把玩。

  用于足交的话会是多么的舒服呀!阿海不由陷入了意淫当中,对于接下来的表演根本就无心观看了。满脑子都是吕梅那一双玉足,和得到之后如何的享用。

  当他从自己的意淫中恢复过来时,吕梅已经穿上了一袭拖地的大红色的长裙。把一双玉足完全遮挡住了,让阿海颇感失望。听旁边的人一说,阿海才知道在自己意淫的时候第三个魔术就已经开始了。就在大家的狼嚎声中,吕梅往空中扔了一把彩纸的碎末。彩纸的碎末把吕梅诱人的身躯给遮住了,当彩纸纷纷落下的时候,吕梅已经换上了一身紧身皮衣。整个过程不过俩三秒的时间,让台下的人一片称赞。但吕梅抓住皮衣的衣领往下一拉,皮衣顿时脱落露出里面的一身白色的婚纱。

  又再度让大家吃了一惊,更让大家吃惊的是婚纱的下摆完全是薄纱制成,层层叠叠。虽然十分的迷蒙,但还是能看清裙内的风景:修长的粉腿上套着白色的蕾丝吊带袜,几根吊袜带延伸入同色的蕾丝小内裤中。脚上搭配着同样乳白色的高跟鞋;就在皮衣扬起遮住众人视线落下的瞬间,吕梅头上抬起了白色的婚纱。一位集圣洁妖艳性感清纯于一身的新娘出现在大家面前。而一身黑色西装的小刚就站在吕梅旁边,吕梅羞涩的把手递给了小刚。小刚挽着吕梅的手向台前走来,大婚纱太长了绊了吕梅一脚。吕梅往前进走了两步,身上的婚纱顿时撕裂。露出里面一身红色的旗袍,就在台下的观众还没有回过神来的瞬间,吕梅又把旗袍撕裂露出里面一身芭蕾服。原本光洁的腿上穿上了白色的丝裤。黑色的高跟鞋也变成了软底练功鞋,吕梅脚尖点地飞快的旋转。当她停下来时身上又已换成了拖地的晚礼服。

  小小刚和吕梅表演的几个大型魔术,彻底地把魔术社的成员给震住了。害得社长非要让小刚担任副社长,出奇的是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反对。因为刚才他们的表演实在是太震撼了,就是那些个所谓的魔术大师都不一定办到刚才那么华丽的演出。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到了小刚和吕梅身上,阿海的目光尤为热切,死死的盯住吕梅的长裙。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阿海也总是找小刚探讨一些魔术上的心得。

  并且以老前辈自居不时地指点一下他,由于阿海对于魔术的过于执着,就连新交的女友都给冷落了。害的娜娜直接跟他分了手,对此小刚感到十分过意不去。

  总是向他道歉,而阿海却也不在意。不过总是会旁敲侧击的打听吕梅的事,而没心没肺的小刚却如数家珍的把自己的美女助手的一切情况,都告诉给了这位指点自己手法魔术的学长。但是很快就让阿海失望了,不论他如何的讨吕梅欢心,都会碰壁而回。害得他只得拿着娇娇的那双玉足解决生理需求,但是对于娇娇的这双小脚丫,都玩了大半年了,早就已经腻了。而且自从娇娇被那个神秘的魔术师给分解之后,他就变得心惊胆战起来,害怕会东窗事发,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也没有人寻找娇娇的下落。阿海的胆子就又变大了起来,比如最近新交的那个女友娜娜。就是他新的目标,交往了半个学期,娜娜还只停留在和他拉拉手亲个嘴的地步。不像娇娇,交往了才一个月除了没有上过床,其他的一些个亲密举动都可以接受。

  不过现在出现的这个吕梅,比娇娇和娜娜还有有吸引力。娇娇跟娜娜充其量也就是班花,而吕梅却是校花级的美女。尤其是那一双小脚丫把他可给馋坏了,但是不论他使用什么手段,这个小美女就是不上钩。害得阿海十分的郁闷,不过过了半年时间。那个神秘的魔术师又要来这座城市表演,如果他能带着吕梅过去看表演,说不定那双梦寐以求的玉足就会到手了。但是让他很失望的是,那个骄傲的小美人冷冰冰地拒绝了他的邀请。

  不过没有关系,他还有小刚这个杀手锏。只要小刚跟自己去了,吕梅这个小美女还跑得出自己的手心?阿海打听清楚了那个魔术师表演的地方后,立刻通知了小刚一起去观看表演。小刚也答应了,不过阿海还是不放心又叮嘱了小刚几句一定要带上吕梅。

  到了表演的那一天,小刚和吕梅果然如约而至。阿海没想到那个魔术是表演的地方居然还是那个公园,而吕梅果然跟小刚一起来了,更让阿海吃惊的是吕梅居然穿了白色的连衣裙,同色的丝袜和银色的高跟鞋。就跟自己那天带娇娇来,娇娇穿的一模一样。兴奋地阿海差点狼嚎起来,看来老天都在帮自己,这下吕梅逃不了和娇娇相同的命运了。想到这儿,阿海不由的可怜的望着一旁跟吕梅有说有笑的小刚了。这个傻瓜一定想不到待会自己的女友就要被一帮混混给抢走吧!

  由于来得较早,魔术表演还没开始。台下的人也比较少,阿海三人找了一个比较靠前的地方坐下。又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陆陆续续的又有一些观众过来观看表演。阿海扫了四周一眼,发现上回抢走娇娇身体重要部位的那几个混混也在观众里。不由的一阵狂喜,果然是老天都在帮助自己。又过了一会儿,那个魔术师才姗姗来迟。

  跟上回一样,魔术师先是表演了几个手法戏法。但是都被小刚和吕梅给看透了,但是两人都没有说破。只是津津有味地看着,一旁的阿海却是耐不住寂寞。

  滔滔不觉得对旁边的人讲解魔术师表扬魔术的的秘密,喷的旁边那一位一脸唾沫,直冲他翻白眼。但是对于阿海这位「魔术高手」来说,给一个外行讲解魔术的神秘是非常有成就感的。

  就在台上的魔术师表演完后,忽然冲着台下说:【下面我要表演一个大型魔术,需要几位勇敢的观众上来帮忙。请问哪位愿意?】

  听到魔术师的话,阿海兴奋地举起了手臂大声地喊着:【我、我、我,让我来当你的助手吧!】魔术师眼见着这位有些面熟的观众如此热情,点头同意了。

  随即阿海拉着小刚和吕梅走上台来。魔术师要阿海先自我介绍一下,阿海兴奋地说:【我叫阿海,是X大魔术社的成员。这两位是我的学弟跟学妹,我的学弟也是魔术社的成员。

  魔术师听了阿海的话微微一笑,说:【没想到我请上来的三位观众里居然有两位是我的同行,待会我表演时请千万不要拆穿我,好吗?】阿海兴奋的点头答应,小刚略显羞涩的说:【我刚加入魔术社一个月的时间,还什么全都不懂呢!】

  自始至终吕梅都是一脸微笑着。魔术师看着吕梅问道:【这位小姐,你相信魔术吗?】【嗯!】

  我相信魔术!因为他神奇了。吕梅微笑着说。听了吕梅的话魔术师英俊的脸上挂起了微笑:【既然你相信魔术,那你愿意做我的助手么?】吕梅见魔术师如此英俊,点了点头。得到许可,魔术师向吕梅挥了挥手。吕梅就闭上了眼睛,小刚一见立刻有些慌了,伸手就去摇吕梅:【梅梅你怎么了?】但是奇怪的是旅美就像一尊塑料模特般矗立在舞台上。阿海急忙拉住小刚:【吕梅被催眠了,你别这样,会打扰到魔术师表演魔术的。】魔术师的助手从旁边搬过一张桌子。魔术师朝着阿海跟小刚一笑:【两位帮我准备一些餐具,我们要举办宴会了。】听了魔术师的话,阿海这位魔术高手一脸的尴尬看着小刚。小刚一扫刚刚的惊慌,从怀里拿出一本书打开,上面都是各种高档餐具的照片:【您看这个行吗?】魔术师摇了摇头:【我要的是餐具而不是餐具的照片。这样宴会无法举行啊!】阿海一见魔术师居然会刁难自己等人,急忙央求道:【您就快些表演吧,别逗我们玩了。求求您了!】阿海眼见自己的计划成功了一半,就要完成了。

  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拉下脸求情。魔术师一脸为难的说:【既然如此,宴会没办法进行了。我们不如表演点别的】【不行,就要宴会!】

  阿海一听魔术师的话,急的都要给魔术师跪下了,出声阻止道。

  小刚见自己的这位学长如此低三下四的样子,摇了摇头。一翻手变出一把剪刀,咔叱咔哧把餐具从书上剪了下来摆放到桌子上:【都准备好了,宴会可以开始了!】【呼!】的一声,刚刚摆好的纸餐具纷纷着起火来。随即变成了华贵的餐具,引来魔术师跟台下观众的一阵惊呼。不过魔术师很快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从怀里掏出一张A4打印纸递给小刚,不过却被阿海抢先一步给夺了过来:【让我来吧!你一边看着就行了。】说完就把打印纸朝吕梅的脖子插去,但打印纸并没有像上次那样直接没入,而是皱成了一团。魔术师笑着从阿海手中拿回打印纸,展了展。上面的褶皱消失无踪,魔术师反手将打印纸插入吕梅的脖子,很快打印纸从后面露了出来。魔术师顺手拿起吕梅那个娇美的头,向台下的观众展示了一番。随即放入到桌子正中央的盘子里。

  普通的打印纸在魔术师的手中如同最锋利刀子,很快的就把吕梅的双臂。胸部和腰肢给切了下来,没有了束腰裙摆掉落到了地上,露出了少女迷人的私处。

  隔着薄薄的蕾丝小内裤可以很容易看到少女撩人的私处,一些淡淡的绒毛攀附在少女私处的周围。往下就是吊袜带跟到大腿内侧的雕花泡沫袜,看着如此诱人的美景,阿海喘着粗气,等着通红的眼睛一把夺过魔术师手中的打印纸:【剩下的让我来吧!】魔术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马上就要可以得到那双粉嫩的小脚丫了,阿海有些激动得直哆嗦。将打印纸沿着少女大腿上的倒三角形插入。很快的那双美腿就和少女诱人的私处分离开来了,魔术师一把托住吕梅的私处,让腰肢朝下放到了后面的一个盆里。就这样在少女后面撩人的私处展现在众人面前,台下的观众很快就注意到了。穿在少女身上的丁字内裤居然全都湿透了,使得原本就很透明的内裤变得更加透明了。魔术师莞尔一笑,这次的这个小美女比上次在这个城里碰到的那个还要敏感。还没有分切完就已经湿成了这个样子,而且还是相当的骚。

  就连穿的内裤都是丁字形,两扇白花花的臀肉暴漏在外边。阿海仍旧按着上回分切娇娇的流程,把吕梅的一双美腿跟水灵灵的小脚丫自足腕分离。

  魔术师俯身拿起那对小脚丫,脱掉上面的丝袜和高跟鞋,摆放在吕梅的头两侧。随即大声的宣布:【大餐完成!】由于已经看过一次这个魔术了,所以台下的观众并没有感到多少惊奇。不过还是有一些好色的家伙起哄:【假的、全是假的、这几个人根本就不是这里的。他们全是托吧!】台上的阿海就再度激动起来,指着下面大声的说:【你才是托呢,你们全家都是托,不信?????】站在他后面的小刚合适曾看过如此精彩诡异的手法。出于关心凑了过来,要仔细看一看自己漂亮的女友被分切之后的样子。结果不小心碰了阿海一下,由于餐桌里台下太近,小刚这一碰阿海指着台下的一个混混就冲了过去。

  这个混混见阿海居然朝自己直奔而来,顿时大怒。要知道在这附近没有人敢惹这帮混混的,偏偏阿海要惹事。这帮混混顿时怒了,伸手毫住阿海按在地上就是一顿臭揍。痛的阿海连连向小刚求救,小刚也顾不得理会。急忙查看吕梅的情况,下面的人对于这帮混混打人已经司空见惯,毫不理会。仍就起哄,小刚冲着台下一笑说:【各位要是不信的话,我们可以让我的女朋友跟你们谈一下她此时的感受。大家看好不好!】。

  魔术师一听小刚的话点头表示同意,挥了挥手沉睡中的吕梅顿时醒了过来。

  从她的嘴里发出了一声销魂呻吟。台下的色狼大都明白,女人只有在高潮时才会发出如此诱人的尖叫。小刚见自己的女友醒来,低下身忙问:【梅梅,感觉怎么样?】吕梅脸上飞起了两朵红晕,娇喘吁吁的说:【人家就像是跟你做爱高潮了,噢?????噢??????】。小刚一听来了兴致,伸手把吕梅臀上的那条小内裤给扒了下来。

  顿时妖媚少女的私处暴漏在大庭广众之下,吕梅只顾得享受一阵阵高潮所带来的快感,并没有理会爱人对自己所做的一切。

  两片充血的唇瓣微微鼓胀着,上面充满了油亮亮的淫水,显得淫靡充满了诱惑。随即一股水花从少女的私处喷出,伴随着少女的尖叫洒落在台下。吕梅没有想到自己会当众高潮喷水,害羞地闭上了眼睛。但是这种刺激却非同小可,紧接着又从私处喷出了第二股、第三股、而且水量也变得越来越大。吕梅又羞又急,但是自己的身体被分切了,却毫无办法。台下的观众被少女喷水引得哄堂大笑,也没有人提出要上台验明真假了。

  听着台下的哄笑声吕梅又气又急,张口就要骂街。但被魔术师从小刚手里接过的内裤给堵上了嘴巴。小刚低下头安慰了女友两句,才抬起头来焦急地问魔术师:【你能把我女友恢复吗?】魔术师摇了摇头有些为难的说:【我们是举办宴会,宴请大家的。】【您就只会分切不会还原吗!】小刚也有些急了。魔术师见小刚长得不像阿海那样瘦弱,而且一直死盯着自己。根本就没有脱身的机会,只得变出一块红布盖在了桌子上。

  当魔术师把红布掀起,被分切成许多肉块的妖媚少女吕梅,又奇迹般地复原了。就见她躺在一张巨大的盘子里穿着白色的连体泳装,台下一些原本准备上去占便宜的色狼不禁感到失望。纷纷叫嚷着要吃宴会,魔术师见群情激奋,没办法只得让吕梅从餐桌上下来。

  再度将红布盖在餐桌上,随随即拿开变出一只金黄色的烤乳猪。台下正在殴打阿海的几个混混闻到了香味,其中一个大喊道:【停,我闻到香味了。教训了这个小子半天,我也饿了。咱们去吃点东西吧!】其他几个混混也纷纷点头。

  于是几个混混上到舞台上围着餐桌大吃起来,魔术师跟小刚还有吕梅站在一边看着几个肆无忌惮的混混。出于安全考虑,魔术师又变成几瓶酒送到了餐桌上。

  趁着几个混混大吃大喝之际,魔术师回到后台就溜走了。而小刚和吕梅也没顾得上还在地上躺着的阿海,也悄悄的离开了。

  几个正大吃大喝的混混忽然发现,自己吃的哪里是什么烤乳猪,而是一堆烂菜叶子,而那几瓶酒也变成了矿泉水。顿时大怒,就要找魔术师算账。但是魔术是早就溜了,而台下的观众一见台上的几个混混发怒立刻就全都跑光了。

  几个气得发疯的混混,顿时又把气撒在了被打的半死的阿海身上。出完气的混混们走后,偌大的公园广场只剩下一座临时搭建的舞台。和被打的不成人形的阿海,原本想要故技重施,就像娇娇那样把吕梅这个不识抬举的小婊子给处理掉。

  还能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玉足,阿海想着原本很顺利的计划却泡汤了,而且自己还被拿走娇娇头和臀部的几个混混一顿暴打。

  阿海想要求救,但是广场上已经没有一个人了。而他的手机也在刚才被混混们给摔碎了,现在阿海已经被混混们打断了双手,跟几条肋骨,根本就动不了。

  也许这就是他抛弃女优的报应吧!

  此时一只黄色的哈巴狗跑到阿海近前,在他身上闻了闻,抬起腿撒了一泡尿。

  随后撒着欢跑掉了!

  字节数:14956

  【完】
上一篇:叶良辰(下) 下一篇:淫语的巨乳

校园春色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