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不敢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巾帼四大金钗

我是个老实人,对女人有性幻想,全天下的男人皆然,并不代表我坏坏没教养。但是围绕在我身边的同学们,常常利用我的老实,做为他们性侵女人的藉口。

  这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因果关系导致的结局呢 !让我们继续看下去……读国中时血气方刚,男女分班的结果让我无从发泄慾火,只能在上课时望着一个又一个道貌岸然的女老师意淫,幻想着性侵她们的过程。下课后到厕所打手枪泄慾。没有了女人的束缚。我的课业突飞猛进。座位也越排越前面。(那是个无聊的『荣誉座』制度。以月考的成绩排座位。成绩越好。座位越靠中央前端。

  就是和老师靠得越近的意思啦)

  坐上了第三名的大位,这个位置和老师距离约莫两公尺,老师上课时的身形体态看得一清二楚,我不自由主的在张佶老师转身写黑板时,从她的衣领看进去,偷瞄她的胸部。

  这个举动被坐在后方课业不佳的「坏学生」看见了,他以「成绩不好,希望老师帮他补习」为由,设计轮肏了张老师。

  事后老师质问他为何犯行,他就把责任推给了我,说是因为我偷瞄胸部的举动激起了他的兽慾,错不在他。天啊!这还有公理吗?

  老师听了怒目瞪着我,显然她心中也在怪罪于我,早知道我就加入轮肏的行列,把她给污了,省得受气。

  进入大学就读后,这件事依然跟着我。

  那个「坏学生」食髓知味,把事情的经过到处宣扬,让和我同班的男同学觉得不管犯了什么性侵案,只要把责任推给我,就万事OK。

  他们在上课时,大胆地盯着每一个女老师的胸口等待最佳视角,连教英文的外籍修女也不放过。

  所谓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让他们等到一个骚货。

  她叫许玉芬,二十多岁,刚到学校任教。嫌天气热没戴奶罩,好死不死又穿了件袖口宽大的外衣,小色狼们个个往前坐,不时起身弯腰从她侧面的袖口往内看,美丽的奶子一览无遗。

  下课后狼群全都冲向厕所打手枪,排队排到走廊上。我当然没有做这种无耻的偷瞄举动,因为我是个老实的乖宝宝嘛!

  但是同学们都指证是我开的头,在千手所指之下,我又被许老师狠狠的瞪了一眼,有口难言。她已经和男友订婚了,为了怕这件事传出去,未婚夫面子挂不住,草草提前举行婚礼,把自己嫁了!

  老师玩不到,目标就转向了女同学。

  班上唯一的女生长相平平身材微胖,但她乖巧文静而且还是个处女,同班男同学日夜思念着她那张还没被插破的膜,把脑筋又动到我头上来了。

  某日,一位身材瘦小的同窗兴奋地跑来找我,说他已经想好了轮肏女同学的步骤:「我先上,你殿后,你身材高力气大,帮我抓住她的双手,等我弄完,你自己一个人上,她要是反抗就打她,如果怀孕了你就娶她。」我没听完随手就巴他的后脑,那有那么好的事,你当我是白痴啊,好处你全沾了,还要我负责善后,这像话吗?

  他见事迹败露,怕我说出去女同学会质问他,没过多久就转学了。

  大学毕业后想考研究所,因而进入了补习班。国文老师来自南部乡下,为了工作和老公分隔两地,日夜思念,她上课时总是穿了件有拉链的外套,胸前鼓鼓的引人遐思。

  某夜上完课已经十一点了,我赶着回家因而把随身的背包遗留在座位旁忘了带走,看看时间补教大楼就要熄灯关门了,忙赶回班上取回失物。

  才刚进教室大门,就听见有殴打和呼救的声音,我走进教师休息室一看,国文老师正被两个在补习班兼差赚学费的助理学生压在地上轮肏,她的外套拉链已经被拉开,里面除了胸罩,什么也没穿,裙子被扯到膝盖以下,露出粉红色的小裤裤。

  强暴犯们看见我走进来,先是一惊立即又恢复了镇定,「是你啊,加入我们吧,你也看见了,她身材不错啊,玩玩不会吃亏的,如果你不听我们的,我们被抓就说是你提议轮肏她的。」又来了,我将双手伸到他们的脑后,正要巴下去,心想,问问缘由也好免得冤枉了他们,问过后才知道,女老师在此地举目无亲,思念老公又找不到倾诉的对象,因此常常在下课后和助理学生聊到夜半才离开,这么好的机会,无人又空旷的休息室,是男人都不会放过她。

  我听得慾火焚身,看看她半裸的玉体是那样的可口,终于点头答应加入了轮肏的行列,我总不能一辈子被人利用却什么也吃不到吧,她是我这辈子第一个女人,我永远都会记得她。

  当兵时在高级司令部服务,我负责的业务是传递公文,就是文书兵啦,办公室里有很多女雇员,都是三十几岁的阿姨,她们彼此勾心斗角陷害栽赃,并以此为乐消磨时间。

  在这个举目所见都是男人的环境里,她们甚至背着老公偷人较劲,被越高阶的长官看上就觉得越有面子,经常在办公室里一面工作、一面大声讨论那位长官的「那话儿」最粗壮性能力最强,毫不避讳他人目光。

  既然她们要比,当然只会勾引高阶长官上床,像我这种小小兵,只能在一旁吃枝仔冰尝点甜头,像是:「送公文时,故意绕到阿姨背后,从她的衣领看进去。」虽然只能看到奶罩也很爽。

  『入伍三个月,母猪赛貂蝉』,这句名言,说得真是贴切,这位阿姨叫石祝平,曾和某长官在办公室里通奸怀孕,长官家有妻小,自然是无法纳她为妾。

  她挺着大肚子找便宜老公,匆匆忙忙地把自己嫁了,婚后倒也还算幸福美满,造化不错,我请假外出,一位身材粗壮在外面有案底的「学弟」代替我送公文。

  他在石祝平的衣领内看到了一对又丰满又向上翘的雪白椒乳,和两粒如奶嘴般大小的奶头 。那天上班时因为赶时间她忘了戴奶罩,学弟用很激动的语调私下跟我说:「一定要干她 你告诉我她家的地址,我去她家强奸她。」第二天,她果然没来上班,请了一个礼拜的「病假」。销假后,她一拐一拐地走进办公室,没和任何人提起发生了什么事,只有我和学弟心里明白,送公文时都不敢和她四目相交,直到退伍 。

  阿姨们偷人除了明目张胆的在储藏间办事外,多半是利用上班时间请公假外出,和小王约在宾馆幽会。

  当她们请假离开之前,必须找到业务代理人,这是单位的规定,马虎不得。

  王爱梅约好了小王指定我当她的代理人,有没有搞错,我是小兵啊,出了错是我来负责吗,关禁闭也就算了,如果要坐军监,是你陪我过夜吗?

  约会的时间就快到了,她急着要走,也顾不得面子了「你来!」她伸手把我拉进储藏室,背对着我解开胸部的钮扣,并回头暗示我,可以伸手猥亵她,我那受得了这种诱惑,母猪就母猪吧,先吃几口尝尝。

  我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上前,把手伸进她的衣领,抚摸她的玉乳,摸了半天只有找到两粒奶头,那对男人无法一手掌握肥嫩又有弹性的乳房跑到那里去了,伸头向前看看,才发觉她是A-,比男人还男人。

  「你骗人,这不是肯德鸡。」我倒在地上打滚洒娇,不依不饶。

  「好吧,为了补偿你 让你做,动作快点,我已经来不及了!」她回头望着正在地上打滚的我无奈地说着,我立刻跳了起来,从她背后把长长的裙子往上拉起,再把丝袜和内裤扯下来,一手摀着她的嘴巴,一手提着她的长裙,从她屁股后面狂。

  门外走廊上,长官不断的走来走去,我真怕有人听到声音停下来敲门,让奸情曝光,她的衣物并未退尽,有一半还连在身上,那种若隐若现的美丽曲线,让我顶不到一百下就射了。

  「时间刚好,我要走了,要好好代理我,别出包哦!」说完她就飞烟似的消失在我面前,衣服穿好了没,我也不清楚。

  杨薇薇是女雇员当中年纪最大身材最好的一个,长得很像老歌星杨燕。常穿着紧身窄裙黑色丝袜搭配红色套头毛衣来上班,又风骚又美丽。在偷人排行榜中排名第一,办公室里每一位长官都和她搞过,没有一个不称赞她身材美丽敢做敢玩。

  我当然也想试吃啦,某日中午,办公室内除了我和她外,空无一人,想必都跑去吃午餐了,那么好的机会让我兴奋不已,顾不得已勃起的阴茎是不是会撑破长裤。我站了起来顶着「大鵰」走向她,在她身旁用手隔着衣服握住她丰满的胸部,弯腰低声在她耳边直截了当的说:「和我做爱好不好,你请假时我当你的代理人。」她低头看着我的「大鵰」欣然同意了。

  下班后,我请假外出,搭计程车来到她指定的宾馆门口,和她一同上楼开房间。

  她真会调情,进门后先和我接吻,再一起走进浴室洗鸳鸯浴。

  大家都脱光了我才发觉,她的奶子比我想像的还要大,我边舔她的奶头边喊她「妈妈」。

  她握着我的阴茎替我手淫,一边套弄一边评比:「你这根很粗很漂亮,龟头油亮油亮,金光闪闪,不像某某长官那根,吹了半天还是像一根火材棒」我听了很想喷饭,但尚未进食肚子空空,只想赶快把她吃了,先解决性饥渴再说。

  出了浴室上了床,她替我口交兼乳交,随后替我的小弟弟戴上头套,这点让我很不爽。她常在办公室里和阿姨们大聊性经验,有一次当众讪笑着说:「你们知道小王和老公有什么不同吗?最大的不同就是,小王办事要戴套,老公不用。」在她心中,老公就和种猪没什么不同,即便如此,我也想当一回种猪,把精液射进她的子宫里,让她怀孕,让她出丑。

  正面做腻了翻到背面来做时,我偷偷拔掉保险套,火速抽插,射精后再戴上套子,她浑然不知,和我再度一起走进浴室,做一个「饭后擦嘴」的动作。(就是把「证物」清洗乾净啦!)清洗时,她问起了我和陈京茹的关系。

  陈京茹是另一位和我处得不错的女雇员,身材清瘦却常不戴奶罩来上班,激突的两点隐约可见。有一次她穿了一件宽大的橘色外衣,在办公室里弯下腰来捡拾掉落在地上的公文,我从她的领口望进去,什么都看到了,真是个闷骚型的荡妇。她虽闷骚却喜欢假正经,常常当着大家的面指责杨薇薇淫荡,两人势同水火,数次大打出手,互告伤害。

  「我和她走得近是想找机会强奸她。」我敷衍着回答杨薇薇的问题。

  「真的吗?」薇薇听了雀跃不已。「如果你想干她,我可以帮你把她骗到这间房里,还可以帮你扒光她的衣服,你替我干死那个贱货。」「好啊!就这么办。」我仍然在敷衍她。

  刚才那场大战,耗费了我大半体力,我现在只想好好睡上一觉,别的事都顾不了了。

  半个月后,薇薇又约我到同一间宾馆狂欢,我和她洗完澡正要上床时,门铃响了,我以为是服务生,便围上浴巾前去应门。

  门一开,便看见陈京茹站在门口,我的天啊,这是怎么回事,她是来抓奸的吗,她那么痛恨薇薇,要是被她抓到我和她的仇人通奸,不但是朋友没的做了,牢狱之灾亦无可避免,我当下便把她拖进房间,关上房门,问她来这里做什么!

  「不是你找我来,说有好戏要让我看吗?」京茹诧异地望着我,让我不知该如何是好。

  「哈哈,小贱人,打电话给你的是我儿子,你被骗了!」薇薇走了过来朝着京茹边讲边吐口水。

  「你怎么会在这里,杨骚。」她气得破口大骂,两人大打出手,一发不可收拾,我怕奸情外漏,便出手掐住京茹的脖子,直到她昏了过去。

  「薇薇,你到底在搞什么鬼?」我不客气的质问她。

  「是你说想要强奸她的,我只是在帮你的忙。」薇薇阴狠的笑着,一点也没有要放过京茹的打算「你昏头啦,现役军人强奸妇女是要枪毙的,我只是应付你,随便说说罢了,怎可当真!」「我不管,她来都来了,也看见了我和你同处一室,该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我思索了一会儿,看来如今也只有先和她发生关系,再求她原谅,念在我是她的好友兼情郎的份上,不要告我,大家和平共处。

  我剥光了她全身的衣物和她做爱,薇薇在一旁边看边笑,言辞羞辱未曾稍减。

  数月后,薇薇和京茹都怀孕了,京茹对于孩子是谁的心知肚明,老公年纪大了体力大不如前,她唯一的儿子都已经十六岁了,经过那么多年都未曾再受孕,这一胎显然是我的。

  虽说如此,老年得子却让她的老公欣喜若狂,享受着无与伦比的天伦之乐,这也是我对她家庭的一点贡献与回报吧。至于薇薇肚里怀的究竟是谁的种,连她自己都糊哩糊涂的,我更不需要知道了!

  字节数:9435

  【完】
上一篇:高中回忆录 下一篇:姐姐来访

校园春色相关推荐